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近亲乱伦  »  爸爸的理论,妈妈的实践
爸爸的理论,妈妈的实践

窗外的冰雪让人寒得害怕,把热气开到二十六七度,还是觉得难受,尤如困在笼中的小鸟,不敢开窗,忍、『男人一定要学会忍耐,』这是爸爸当时告诉我的。

还记得我十四五岁的有一个夏天,我们一家三口吃过晚饭,全身再次被汗水打湿,爸爸的四角裤紧贴在身上,他那未硬的鸡巴都很清昕的凸印在四角裤上,我的也是,但记得我的当时已经超过爸爸的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妈妈的汗衫紧贴在身上,本就薄的汗衫被水一透,十分透明,紫色的乳头扁扁的被汗衫压着,由于我住校的原因,所以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看到女人的裸体了,当时我的鸡巴一下子就翘了起来,顶在本就薄且被汗湿透的四角内裤上,十分抢眼。

爸爸正在抽烟,只是看了我的下身一眼,我正帮妈妈收碗筷,饭桌又不高,大概只有六七十公分高,我当时已有一米六八高了吧,反正站在饭桌跟前,饭桌只有我的腿高,于是我的十六七公分长的硬鸡巴直接呈现在了妈妈的眼下。

妈妈也有一段时间没看过我的身子了,似乎愣了下,然后用她那已不是很纤细的手拍了我的鸡巴一下:「就你精神好,明天和我们一起去坡上背玉米。」

我的鸡巴被妈妈一拍,只是轻晃了一下,反而更硬更翘了,如标枪一样立在肚脐下,直挺挺的,呈四十五度顶起内裤,四角裤的松紧带处都顶开了,由于我上身没穿衣服,所以,我一低头就看到我的鸡巴,有三分之一的都直接可以看到青筋凸现,乌黑的屌毛也露了出来,我看了下妈妈,发现妈妈白了我一眼,但我发现,妈妈的乳头硬了些,不再是扁扁的被她那湿汗衫压着,尤如不屈的豆豆,顶起了盖住它的草。

碗筷很快就收拾洗好了,农村的平头百姓也知道,再热也不要洗冷水澡,其实说的是刚出了大汗不宜洗过凉的凉水澡,就如烧得通红的铁,你如果还要它的拉伸性就不要直接丢到冷水里一样,要自然冷却才行,否则过钢易折。烧水洗澡不分冬夏,只是烫和温的区别。

同样是一大锅热水,一半先冲冷水先冲掉身上的汗,再用另一半的热水加冷水倒入洗澡盆中泡澡,这是妈妈的最爱,爸爸却不怎么爱好,还是快速的洗了就走,只是天太热,洗了澡后,爸爸是赤条条的走的,我这时才反应过来,好像我们家一直都是这样的,不出门的话,洗了澡都是赤条条的,唉,要是学校里也能这样多好呀!

我和妈妈泡在洗澡盆中,肌肤之亲难以免除,鸡巴和乳头均是高高翘起,妈妈白了我一眼:「过来…」

我乖乖的站起来,到妈妈的那头,妈妈站了起来:「坐下!」

我乖乖的坐下,妈妈见我坐好,只见她慢慢的背坐在我的大腿上,然后慢慢的躺下,准备躺在我的身上我的怀中,肌肤的紧贴让我的鸡巴更硬了,顶在妈妈的屁股后面,这使妈妈再也躺不下来了,我的鸡巴经不起她的背压呀!

妈妈调整了下位置,坐在我的肚下,把我的鸡巴向前向下扳,越扳我的鸡巴越硬,妈妈也不敢使太大的劲,于是,妈妈扳着我的鸡巴,背骑在我的身上,然后松开手,鸡巴一弹,弹起一道水浪,弹在了妈妈的胯下柔软处,妈妈往下试了下,发现她的阴道卡在了我的鸡巴上,再也下不去了,才躺了下来,刚好躺在我的怀中,由于我已比妈妈高了近十公分,所以,她这样躺在我的身上刚好,不高不矮,阴道卡在鸡巴上,肩膀压在我的肩膀下,我伸出双手,刚好可以从两边把她抱住,也可以从她的腋下穿过抱住妈妈,我很懒,或许我的精力都体现在我的鸡巴上了,我伸出双手从妈妈的两旁轻抬一点放在了她的肚脐处。

手不自觉的在妈妈的身上滑动,妈妈见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抓住我的手,直接放在她那高挺,早已硬胀的乳房上,我一下子就胆子回来了,抓起妈妈的乳房不断的搓揉,鸡巴顶在空气中,反而根部撑开了妈妈的阴户……

「嗯…,」

妈妈的手反过来在我的身上抚摸,嘴里发除性趣愉悦的诱人声…

「嗯…嗯…,」

妈妈的声音就如传说中的魔声般让我不能控制自己,由其是我的手,我的嘴,我的鸡巴…

妈妈的身体我是很熟悉的,可以说从小就是睡在妈妈的身边长大的,至今都未分床,南方天气温和,即使冬天出门都最多只穿件线衣,大部份天气人们都只穿件衬衫还嫌多,所以,晚上在家关上门,大多数人家都一样,最多穿条短裤,很多都是赤条条的,睡觉也一样,说起裸睡,在这南方很正常,我家也不例外,很少,也就妈妈月经来那几天才穿着内裤睡。妈妈的乳房我也没少摸,其实,这么多年来,一家人赤裸裸的睡在一起,妈妈身上的任何地方,我都有意无意的没少摸,也不是没想过把鸡巴插进妈妈的体内,尤其是近几年,欲望是越来越强了,但都被爸爸妈妈阻止了,理由很简单,爸爸说:「男人要经得起诱惑,要学会忍耐…」。妈妈则主要是考虑我还在长身体,但今天似乎妈妈这关过了,爸爸又不在……

「嗯…,嗯…」

妈妈的乳房都胀了起来,尤其是乳头,高高翘起,妈妈的呼吸也越来越重,嘴唇微张,不断发出性奋的诱人声音,腰部一扭一扭的,阴唇不断在我的鸡巴上擦来磨去的……

我扭过妈妈的头,一口吻在妈妈的嘴上,「唔…」

妈妈轻唔一声就伸出舌头与我缠绕,身子也转了过来,骑扑在我的身上,双手不断的在我的身上抚摸,我也一样,双手不停的摸着妈妈的背与双辨……

热情激烈的吻,让我们呼吸不断加重。

「嗯…」

妈妈掘起了屁股,不停地在我的鸡巴上磨来磨去,我感觉到了妈妈的阴唇张开了,只是她的屁股掘得不够高,没能高过我的龟头,再加上我的鸡也翘起成了三十度角,所以一直未能如愿,每次都是擦着我的阴茎滑过,我伸出一只手,扶正我的鸡巴,使其笔直向天,妈妈的阴唇磨在我的鸡巴慢慢抬高了屁股,一直向上,待妈妈的腰弯到极限时,她的阴唇终于磨在了我的龟头上,我在次把鸡也扳了下,对准了妈妈早已大开的阴唇,妈妈腰部一松,屁股一沉,很轻松的就套在了我的鸡巴上,我屁股一顶,鸡巴顿时进入了三分之二。

「哦…」

我和妈妈同时发出了满意的呼声,妈妈的手撑在我的腹部,头顿时昂起,腰上带力,似手撑着屁股,不敢一下子沉到底,我顶了一下,屁股再次沉在盆底,妈妈呼了口气「呜…」

我抱着妈妈的白嫩大屁股,慢慢的往下按,我的屁股也慢慢的往上顶,感觉到我的阴茎慢慢的进入妈妈的深处,紧紧的,越往深处越紧,但妈妈的阴道深处越紧,我的鸡巴就越硬,我也越想往深处顶,「慢点…唔…,」

妈妈昂起头,嘴唇紧闭,似乎有些紧张,有点怕,我尊询妈妈的指导,慢慢的向她的深处顶去,「等一下…停…停…,」

「到底了…唔…」

我也感觉到我的龟头顶到了一个狭缝处,本想使劲顶进去的,听到妈妈的叫声我才知道,原来那是妈妈的花芯处,也就是妈妈的子宫口了,想着我就是从那儿出来的,我的心思就想再进去探上一探,于是,我就顶在妈妈的子宫口,也没退出来,就在那儿磨。

「妈,这就是子宫口了吧。」

「嗯…,别顶了哦,妈受不了的。」

「哦,我就是从这儿出来的?」

「嗯,你不知道,当时把我痛得…,真的无法形容。」

「我那么大个都能从里面出来,现在顶进去你怎么会受不了呢?」

妈妈扭了下腰,屁股抬起来了点又慢慢沉下去,我顿时感觉到妈妈阴道内壁与我的鸡巴摩擦带来的快感。也学着妈妈的样,鸡巴顿时在妈妈的逼里进进出出。

「哦…,」

「嗯…,你不知道女人生了小孩要坐月吗…,哦…哦…,嗯…,别顶进去了…,」

「我知道,跟这有关系吗?」

「嗯…,轻点…,女人生了小孩要坐月子就是因为生小孩时被小孩胀伤了子宫口,子宫口胀裂了,自然就得在坐月子那四五十天里补充好营养,一是修养好子宫,二是弥补生孩子时流血过多的亏损…,哦…,」

妈妈一边舒畅的叫着一边回答着我的问题。

「哦,原来是这样,那我们男人的鸡巴这么小,应该胀不破子宫口吧?」

「谁说不会,顶得太猛太激了会的,」

「那就是说,慢慢的来的话,可以插进去了哟?」

「哦…,快点…,」

「你的现在还不行,太大了,你爸的插进去没事…轻点…,」

我翻身把妈妈压在身下,扳开妈妈的双腿,腰上用力,鸡巴快速的在妈妈的阴道中抽插起来,所以难免有时控制不好深度撞在妈妈的子宫壁上。

「哦…哦…,啊…,」

妈妈顿时大声浪叫起来。

「为什么爸爸的能进去,我的不能?」

「啊…,轻点,因为,你爸的龟头尖些,又经过这么多年的适应…,哦…,哦哦…,自然伤不了子宫了,哦…,啊…,轻点…,你的龟头太圆太大…又是第一次…哦…,等…等以后…适应…了,才…才不会伤到子宫口的进去。」

妈妈断断续续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