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校园春色  »  楠楠的暴露之阳光体育场7
楠楠的暴露之阳光体育场7
??????太大意了,没想到这一扇窗户居然是正对着长长空荡荡的走廊,也不知道哪个讨厌鬼居然用石子将窗户下沿卡住,自己这么一推自然是巨响一声了。尖锐的声音在走廊里回荡,让楠楠的心紧紧的悬着,死死的盯着里面,随时准备逃跑。

两条修长的玉腿微微弯曲,下身在这不堪的姿势下开的老大,楠楠警惕的望向了黑洞洞的走廊,或许是因为还无法适应没有太阳的黑暗,她根本看不清东西。

汗水从额头渗出,这时她才哑然失笑,怪不得自己看不清,原来自己的墨镜还架在鼻子上。连忙取下墨镜,楠楠将头探入窗户,这才松了口气,走廊里空荡荡的,刚才那一声巨响并未引来人,或许可以说这周末的旧教学楼本身就是空的。

不过她却不敢再用力推着窗户,而是小心的用手指一点一点清理窗户间的小石子,打算将这开了一半的窗户障碍清除。

显然这个姿势十分的累人和尴尬,自己赤身裸体一丝不挂的站在窗外,屁股向后翘着,雪白的臀瓣中间没有一丝阻挡,仿佛在逢迎男人进入一样,如果身后来人的话恐怕直接就将自己少女最私密的部分看个通透,而自己连躲闪的余地都没有。一想到这里,楠楠的心中紧张的无以复加,然而那时刻存在的危机感和会暴露的可能却是让她心底升起一种怪异的感觉。

此刻的楠楠一边要清理石子,一边还要小心听着后面来没来人,还要努力撑着双腿不让自己掉下去,不雅的姿势,紧张的心理,让她渐渐有些难以支撑,无奈之下她只好暂时停下来手中的活儿。

左手把住窗沿,右手艰难的脱下了自己的鞋子,娇嫩的脚趾踏在了水泥边沿上,这才舒服了一些,虽然有些硌脚,可是这样能够用力的地方无疑也大了些。

一对豪乳不停颤动摇摆,不时刮擦在窗沿上,每一次都如同电流掠过,带起楠楠全身痉挛。周末大家逛街的逛街,在寝室睡觉的睡觉,谁又能想得到,自己居然一丝不挂的在旧校区的窗台上晃悠呢?一想到这里,楠楠的蜜壶里渐渐又蜜液流出,而随着阴凉处冷热交替的风不停摩擦吹拂,就仿佛被一双大手不停抚摸,让敏感的楠楠全身都开始战栗,雪白的臀瓣在空中晃动也越发大幅度,带起点点滴滴晶莹的液体在空中洒落。

忽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出一股风来,打着旋卷进角落里,卷到了角落窗台上那赤裸的少女身上,然而却没有停歇,反而在雪白的臀瓣上打晃了一下,沿着那火热向外不停散发液体的蜜道,直直向着最深处进发,寻找到了少女那最敏感的地点,将那本就已经升腾的火焰,一下子吹的跃起数尺高,几乎要焚尽一切。

而紧接着一片半枯黄的叶子被风卷起,沿着楠楠修长雪白的双腿居然缓缓向上,仿佛一双粗糙的大手在不停抚摸般,最后竟然被风带着贴到了那娇嫩的两片湿漉漉花瓣中间。略带刺痛的刮擦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快感,本就敏感异常欲火焚身的楠楠,心中一惊紧接着被这刺激的感觉所侵袭,也难以分辨自己的蜜壶到底怎么了,或许是被一个路过的男人握在了手中不成?而这时楠楠也恰好将石子清理完毕,被这一下刺激,身子立时前倾,将窗户推开,丰满的上半身猛的倾倒在了窗台上,两个粉嫩翘起的乳尖无巧不巧的正好硌在了两个石子上,上下夹攻的刺激立刻让少女发出了阵阵销魂的呻吟。

「哦,啊?我的天啊?」古朴略显破败的墙壁上,显现出少女完美仿佛玉琢一样的下半身,那高高翘起的臀瓣,忽然猛地收紧,紧接着一股晶莹的蜜汁随着少女销魂的吟哦奔涌而出,就仿佛孩童玩耍是的高压水枪,尽情的向外喷射。

窗台高近两米,少女的臀瓣高高翘起这样的高度加上飞速的喷涌,那晶莹透亮的蜜液,居然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完美的弧度,竟然从这个隐蔽的角落里射了出去,落在远处的水泥道路上,发出了巨大的水渍落地声,而少女销魂蚀骨的呻吟声也响彻整个幽暗的走廊,回荡不停。

一股两股三股,楠楠几乎要迷失在这快感中,自己居然仅仅是一个姿势就高潮得一塌糊涂,这让她的脸羞的和红苹果一样。不过幸好她还存在一丝理智,知道不能久留在这里,毕竟这样随时有暴露的危险。

艰难的爬进窗户,楠楠半瘫软的倚在窗边喘息,回头望去,才发现远处的路上居然有几道水渍痕迹,正在阳光的照射下渐渐散去,不禁再次羞红了脸。

从窗户到墙角就足有三米的距离,墙角到路边有有近一米多的长度,自己的蜜液居然喷洒到了路上,可想而知自己刚才的高潮是多么的剧烈。

半晌,沉浸在刚才剧烈快感中的楠楠才缓了过来,眼睛适应了刚入教学楼的暗淡光线,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雅的顺着窗台的墙壁滑到了地上,丰满的臀瓣正接触在冰凉的地板上。

轻轻拎起了鞋子和墨镜,楠楠将脖子上的纱巾取下来,灵巧的将这,两样物事兜在了里面,拎在手中。

空旷的走廊,即便是穿着运动鞋也会发出声响,只有光着脚才会寂静无声,不止一次裸奔的楠楠自然有着自己独特的经验。

小心翼翼的向前走去,虽然刚才自己轻叫了一声,没有人出现,可是谁又能说准是否会有人在哪间教室里没有听到,一会儿走出来呢?旧校区的教室不像新校区那样,有着大大的落地窗玻璃墙,而是最古老的水泥墙,每个教教室分为前后门。这样一来虽然避免了里面有人看到自己,但是却也使得自己的视觉出现盲角,无法知道教室里面是否有人。

大周末的,不会有人在这里的。楠楠心中暗自劝着自己,然而每经过一间教室她都要仔细在后门看个究竟才敢经过,毕竟这里是教学楼,如果有人上课的话,那可不会是一两人,万一被发现,自己想逃都没地方去。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是寻找可以解渴的水,接连几次的高潮,让楠楠感觉到口中火烧火燎的感觉,而且身上也黏黏的极为不舒服,这让爱干净的她实在无法忍受。

长长宽敞空旷的走廊,与外面火热的温度简直就是两个世界一般。脚踝处的铃铛响叮咚,在这走廊里响起,久久不散。

楠楠气恼的看着自己脚踝上的铃铛,飞快的将其摘下,扔进了手中的纱巾里面,轻轻晃了晃,声音闷闷的,果真不太刺耳了。

赤裸的双脚踩在冰凉的地面上,还好是炎热的夏天,并不怎么难受,反而有一种凉爽的舒适。

此时此刻,楠楠全身上下已经是一丝不挂,仅仅拎着个纱巾站在空旷的教学楼走廊里,火红的头发垂在了腰部,就仿佛从黑暗里钻出来的狐狸精一样,白的耀眼,红的火辣,性感撩人,魅惑万千。

旧教学楼的建筑风格有些古怪,建校之初为了节省经费的缘故,将原本应该分为几座的教学楼建造在了一起,所以造的无比巨大,横亘在校园中,连接东西两侧。

楠楠来过一两次,但是也是随着同学一起上三楼上课,其余的地方倒是不怎么熟悉,可是不知道什么,陌生的地形,随时可能会发生情况的未知刺激感觉,却是让少女的心中充满了冒险的快感。

水!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楠楠的目光游走,四处打量这,赤裸光洁的脚丫踩在地面上,微微弯着腰寻觅卫生间的踪迹。

阵阵眩晕的感觉向头上涌来,显然是刚才在岗亭里喝的酒效果还没有散去,必竟是高度的白酒,哪有那么好消散。

前方黑黝黝的,只有点点的光芒闪现,楠楠心里微微吃惊,小心的躲在墙角,观察了一阵,这才慢慢走过去,果不其然,正是角落里的旧电梯在一闪一闪散发着光芒。

旧校区的旧电梯早已经停用,楠楠倒是不怎么担心,但是让她心中有些担忧的是前方居不远处居然出现了一道防火栅栏。

而栅栏的另一面,则是长长的走廊通往教学楼的正门。摸着这古旧只有巴掌大小空隙的折叠防火栅栏,楠楠欲哭无泪。

她没想到,自己费劲力气进入教学楼,居然道路在这里就被锁上了。有其让她觉得郁闷的是,就在这折叠防火栅栏前方几米处,卫生间的牌子赫然挂着,可仅仅是这几米的距离,却被这栅栏挡住,无法过去。

因为教学楼建造的无比巨大的缘故,整栋楼分为中央和两侧三部分。因为已经大半废弃,平时仅仅开放从正中主门可以进入的中央部分,而楠楠是从侧面进入,所以说自然也就被这作为分隔的防火栅栏挡在楼的这一侧。

此时此刻,摆在楠楠面前又两条路,要么掉转头从原路返回,要么另寻出路。

楠楠不假思索的就选择了后者,自己都走到这里了,如果回去太浪费时间,而且外面实在是太热了。

电梯旁是厚重的铁门,楠楠咬了咬牙,用力推开了这道楼梯间的门。刺耳的吱呀声让她心惊肉跳,这铁门堪堪推开一尺左右的时候,连忙飞快的钻了进去。

旧校区的教学楼每一层都有一个防火隔离栅栏,楠楠不相信每一层楼都是锁的这么严实,从角楼的侧楼梯上去,自己总能寻到走到楼另一边的道路!一丝不挂的妩媚妖娆身躯就仿佛是一道魅影,在破旧的教学楼里来回穿梭,从一楼到二楼,一直到了四楼,让楠楠没想到的是,居然每一层都被锁上了。

「该死,这可怎么办?」楠楠没想到自己居然遇到了这样的难题,实在是感到苦恼,而胸膛就仿佛火烧一般,口干舌燥难以自持,这让她更加焦躁慌乱。

「肯定有办法的,肯定有!」四楼的走廊里,楠楠漫无目的的寻找着,忽然握着的门把手一松,立时让她心中一惊。

「怎么回事?莫非里面有人?」想到这里,她不敢乱动,连忙趴在门上的小窗户上四下打量,教室里满是破败的桌椅,古旧的窗帘不停被风吹拂,却是一个人也没有。

窗帘?楠楠心中一喜,也顾不得许多,便推开了门,走进这间教室。

教室里破破烂烂的,显然很久没有人用的样子,楠楠并不在意这些,而是小心翼翼的走到了那窗帘前。

窗帘飘动,显然这窗户是开着的,自己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呢?窗帘后,是古旧破败的窗户,此刻正开了一道口子,而让楠楠眼前一亮的,正是窗外不到两尺宽的一道小小阳台。

说是阳台其实也不算是,仅仅是教学楼建造时为了美观而设计上的一道楼外窄凸起,位于窗台下三公分左右,呈半弧形向上扬,宛若莲花瓣一样的造型。

每一个莲花瓣都大约有四十公分高,而每个花瓣连接处稍矮些,约二十公分左右,半狐形状的流线型设计,在下雨的时候还可以作为排水通道,第一次看到这造型的时候,楠楠就非常喜欢。

大大的阳光在头顶照耀,显然已经到了教学楼的南面窗台,放眼望去,正是主教学楼前宽阔的广场,笔直宽阔的大路直通门口。看到这一幕,楠楠立时脸红了,因为刚才自己经过的小小岗亭清晰可见,此刻还没有抬起挡板来,显然那个帅哥阿雨还没醒吧。

没办法了,只能在这里寻出路了!楠楠暗暗下定决心。旧教学楼的窗户都不怎么严密,眼前这就是一个例子,只要自己顺着这水台找到一个开着的窗户,那么就可以找到出去的路!只是?楠楠有些犹豫,要知道这里面对的可是宽阔的校门广场,虽然有半截花瓣的阻挡自己不至于全部暴露,但是每经过两片花瓣的缝隙,自己雪白的身子肯定会露出一些,如果有人仔细看的话,定然会发现自己。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自己要在这么暴露的地方展现自己的身体,楠楠的心里忽然兴奋了起来,而且眼下也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了,要不,试一试?小心翼翼的迈上窗台,将头伸了出来,大大的阳光照在楠楠身上,她却没来由的打了个寒噤,并不是寒冷,而是因为兴奋,兴奋马上要开始一段不寻常的旅行。

窗外水台表面的瓷砖,已经被晒的温热,但是却不烫人,这让楠楠心中更加的安定。因为前一天下雨的缘故,这水台被冲刷的一尘不染,更是让人心喜。

赤裸的脚小心翼翼的站到了略带斜度的雨台上,楠楠半弯着腿,警惕的四下张望,此刻的她位于教学楼四楼外侧突出的水台之上,白玉般的身子此刻正在夏日的阳光下闪耀着动人的光泽,展露在半空中。

粉红色的乳尖颤巍巍晃动,楠楠深吸了一口气,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居然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的面向着宽阔的广场,还有古朴庄严的大门展现自己的娇躯。

也幸好旧校区的周末没有人,否则换做几年前没有被废弃的时候,教学楼前的广场上随时都会有数百人出出进进,更不用说熙熙攘攘热闹买卖的门前商铺了,仅仅是四楼这么高的位置,从下面望上来根本就是清晰无比,一览无余,目力如果好的话,就连楠楠胯下那两片粉红色的娇嫩花瓣也隐约可以看见。

虽然空旷无人,但是这样的环境依旧让楠楠感到全身都在战栗,血液仿佛沸腾一般,莫名的冲动和兴奋感席卷全身,微微颤抖着将雪白的身子站直,面对着空旷的广场和大门,深深的呼吸着。

旧校区的大门虽然破败,但是却依旧宽阔无比,仿佛在怀念曾经繁华的过往,通往主教学楼的门前广场更是曾经这个学校的象征,足足近三百米见方的广阔广场,从大门处进来,根本就是一览无余,将整个教学楼映在眼中。

而此时此刻,夏日里的明媚上午,温热的阳光不停洒落,将老旧斑驳的主教学楼映照的如同一副古旧的水墨画,静谧而又安详。

然而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居然在这水墨画上填写了鲜亮的一笔。

四楼窗台外侧,那作为装饰的外沿水台突起上,一片片的莲花瓣上方,一抹鲜红的色泽正随风飘动,让人眼前一亮。

然而如果仔细看去,只怕任何一个男人都要喷出鼻血来,因为眼前这一幕实在是太香艳,太淫靡了。

那鲜红的色泽并非是其他东西,而是满头火红的长发正随风微微飘荡,而在那缭绕的发丝之间若隐若现的是,一张绝色少女的面庞,樱口琼鼻,美艳中带着让人眼前一亮的清纯,仿佛夏日里的一抹清泉,沁人心扉。

而正是这样一个清纯的姑娘,此刻却是让人咂舌的在阳光下尽情展露自己的身躯,雪白的皮肤此刻正完全暴露在阳光下。

那是不同于欧美女子的干巴巴白色,而是一种细腻仿佛象牙,又近乎于瓷器那般,光滑水润的白色,就仿佛是阳光下的一团凝脂,风吹过去鲜亮亮,颤巍巍水汪汪,任谁看到都忍不住想要上去啃一口。

鬼斧神工半的美丽面庞下面是修长的玉颈和撩人性感的香肩锁骨,然而在阳光下最为夺目的却是锁骨下那两团高高翘起,微微颤动的两团豪乳,仿佛两个钟笋般不停摇动,然而那粉红色的乳尖却是向上骄傲的挺立着,就如同那硕大的乳峰般,丝毫没有半点的下垂和外扩的痕迹,在半空中完美的显现出自己的弧度和弹性,随着身躯的摇摆在空气中勾勒出一道道完美诱人的弧线。

和这惊人的豪乳相比,更让人惊诧的是这少女下方那几乎不堪一握的水蛇腰,此刻正微微扭动着,性感的肚脐不停晃动就如同一个可爱的精灵在召唤男人的到来。

再往下去就是那平坦光滑的小腹,哪一个男人如果望到这一幕只怕都要喷出鼻血来。这绝色少女臀高乳大,蜂腰玉体也就罢了,居然下身少女最私密的地方,竟然光洁白皙,没有一根毛发。

白里透着粉红的肉丘在双腿间清晰可见,仿佛一个小小的凝脂馒头在微微蠕动,而那肉丘中间,两片蝴蝶般的粉红色花瓣此刻竟然满是水泽,在阳光下是那样的生动耀眼,就仿佛是一只展翅欲飞的蝴蝶。如果有人此刻正站在教学楼的正门下,只要抬头,恐怕就能一眼望到少女最私密处,两片花瓣中间那火热泥泞的少女蜜壶,将这绝世尤物看个通透。

四楼水台的花瓣凸起不过四十公分的样子,仅仅遮掩到了窗户的小半,楠楠站在上面,仅仅是膝盖以下被遮掩,此刻的她洁白的玉背正靠在被阳光晒得温热的墙上,整个人呈大字型站立。背后传来的火热温度,前方空旷浩荡的广场大门道路,使得她仿佛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身后这大楼就是一个强壮的男人,此刻正紧紧的搂着自己,而自己正以一个羞人的姿势,将自己完美的身躯完全展露在这阳光下,在这曾经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广场前。

想象着学校繁盛时会有无数的人从下方出出进进,如果自己这样的姿势站在这里,只怕会被无数人看光了。

呼?楠楠长长舒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现在越来越敏感,也越来越冲动,如果换做以前的自己,在这样尴尬的位置上早就偷偷摸摸悄悄俯下身子了,可是现在居然就这样晒起了太阳,如果有人经过的话,只怕一眼就会发现自己吧?想到这里,楠楠心中一惊,虽然依旧是欲火中烧,可是她却清醒了不少。既然有人在这周末来打篮球,只怕做别的的也会有不少,自己这个位置实在是太危险了。

想到这里,楠楠连忙警惕的四下看了看,稍稍放下了心,到底是周末,这么半天还没看见一个人影。可就在楠楠长长舒了一口气的时候,猛然间远处传来了汽车的鸣笛声,这让她立时全身绷紧,顾不得许多一下子蹲了下来,警惕的向远处望去。

从四楼的高度望去,旧校区门前那条路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台蓝色顶盖的巴士,此时此刻已经几乎要行驶到大门口,看到这一幕楠楠的心里暗暗后怕,如果没有刚才这声鸣笛,只怕那巴士走到门口自己都不知道,只怕一车人都能清晰的看到在四楼水台上赤身裸体的自己吧?慢慢俯下身子,从面前这水台两片莲花瓣中间的缝隙望去,只见那巴士司机骂骂咧咧的从车上下来,看了一眼封闭的岗哨亭,自己亲手将那栏杆抬了起来,没好气的回到了车上。此时此刻楠楠的心这才完全放了下来,幸好阿雨没有醒,而司机也没发现醉酒赤身裸体的阿雨,否则真的打开岗哨亭,赤身裸体被自己强奸过的阿雨和那掉落的避孕套,不知道会引来多少麻烦。

幸好经过前日大雨的冲刷,这水台上极为干净,眼见着巴士向着主教学楼行驶而来,楠楠连忙趴下,要知道自己眼下一头的红发极为耀眼,如果露出头来的话,车上只要一抬头就会看见自己,那可就不妙了。

旧校区的教学楼因为当时资金的问题,将本应该三个部分的楼体硬生生盖成了一个巨无霸,分为左中右三部分,在楼里面分别由三道栅栏式的防火墙来作为隔断,然而在楼体之外却是在四楼由一道后建成的莲花瓣状水台连成一体,就仿佛是一个五大三粗的妇人腰里系了一条莲花瓣腰带般,虽然略有美感,但是依旧难以遮掩那庞大笨重的本体。

楠楠是从东侧第二个教室的窗户中出来,向着西侧而去,只要从楼外绕过去,找到西侧防火墙里侧的可以打开的窗户,就可以安全脱身。

可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光溜溜一丝不挂的趴在四楼的水台上,久没有人来的旧教学楼居然来了一辆巴士,那巴士竟然直接来到了教学楼的门前嘎然而止。

「这大周末的,怎么会有人上课?」楠楠心里暗暗叫苦,然而却只能伏低身子,以免自己身子抬的太高被下边的人发现。

要知道眼下自己可是光溜溜一丝不挂的趴在外露的水台上,虽然有那莲花瓣遮挡,但是那花瓣也不过四十公分高,楠楠的身材颇高,哪怕跪在上面也会露出那光洁的玉背和浑圆翘挺的一对臀丘,就更别提那扎眼的一头红发了,简直就是见光死。

尤其是她听到,下边不时传来说话声和快门的咔嚓声时,更是压低了头部,如果被人照上的话,只怕明天就要上头条了。楠楠连名字都隐约可以预见,无非是什么美艳校花一丝不挂游荡之类,到那时可真就是欲哭无泪呀。

不过幸好此时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呼喊声,大声的呼喊这些四下拍照游荡的人,听那意思好像是哪个单位借用久教学楼来开一个会议什么什么的。

呸!这群官僚,害得本小姐撅着屁股晒了半天!楠楠恨恨的想着,觉得日头越来越毒,哪怕擦了防晒油,也有一种要被晒干的感觉,而且眼前阵阵有些发黑,胸膛火一般的烧,显然身体缺水的狠了。

不行,得赶紧离开,想到这里,虽然下面的人还没有完全走进楼里面,但是楠楠已经顾不得许多,将头压低,但是膝盖却是跪在水台的瓷砖上,晃动着向前匍匐前进,因为她的那一对豪乳实在是太过硕大,如果趴着向前的话,只怕根本就是肉球擦在瓷砖上,艰难无比,刚才仅仅是粉嫩的蓓蕾在瓷砖上刮擦了几下,异常敏感楠楠就险些被刺激的叫出声来,如果真的趴着前行,不用三米,恐怕自己就要再一次喷出甘甜的少女蜜液,到那时楼下的人真的要尝个新鲜了。

古旧的主教学楼,一辆巴士停在门口,从车上源源不断的走下或男或女,衣冠楚楚的一群人。这些人不时对着巨大的建筑感到惊奇,更有人取出了手机相机咔嚓咔嚓拍摄。

不过在组织者的阻止下,原本闲散的一群人只能无奈的向着楼里面走去,但是却也有意犹未尽的依旧站在那里,咔嚓咔嚓的抓拍了几下,其中一个大叔刚刚拍好一张,还没等手机反应过来,就听见有人呢呼唤他的名字,连忙应了一声,退出照相模式,快步走进了楼里。

这张照片想来要许久之后这大叔有时间才会看到了,只怕他到时候真的要哭天抢地捶胸顿足懊悔自己为什么没当时仔细看一下,因为在那自动保存的照片上,四楼的莲花瓣状水台上,赫然出现一个半球型,形状极为完美闪动着象牙与瓷器般白色的物事,如果放大仔细观看的话,就会发现那是一个女性雪白美丽的臀部侧写,仅仅是这展露的一角,就已经完美到不成样子,而莲花瓣缝隙间若隐若现那只堪一握的纤纤水蛇腰,更是要让看见的男人抓狂。

楠楠膝盖一痛,原来是硌了个小石子,动作幅度不禁大了些,腰肢与屁股猛的上抬,却是被人抓怕了下来。当时举起手机的足有三五人,只可惜夏日的阳光太灼热,反射在楼顶的玻璃上面,让人难以清晰直视,这些人才没发现四楼水台上的异状,不过若是回去看手机,放大清晰观瞧的话,只怕楠楠那完美的身材,要被几个中年大叔看个够了。

显然那个领队救了楠楠一次,否则的话,她真的要被人发现抓包,到时候堵在楼顶,逃都没有地方。

下面人群来来去去,谁又能想到,就在自己的头顶,四楼的水台上,一名绝色的美艳少女,正一丝不挂的展露自己那美丽的胴体,如同野兽般撅着浑圆翘挺的雪白屁股,花瓣湿漉漉仿佛逢迎男人进入般向前爬行呢?楠楠只觉得自己都要虚脱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身体里的火焰却仿佛月灼烧越烈,一股股的快感向自己袭来,仿佛要将自己融化,不知道多少次,她几乎想要放弃,想要躺下身子,任由自己放纵一回,然而却又生生用理智阻止了自己。

在这么危险的地方自慰,不要说被人发现,如果自己高潮虚脱了,恐怕会被晒成人干吧?想到这里,楠楠只能咬紧牙关,在烈日下缓缓前行,不过是七八十米的距离,自己就能从外面自楼的东侧爬到西侧,到时候就有出去的路了!向前行进了十余米,猛然间阵阵声音传入耳朵,这让楠楠吓了一跳,连忙稳住身形,悄悄从侧边望去,却赫然发现旁边的教室里面人坐了大半屋子,一个人正声嘶力竭的讲着什么。

此时此刻,陆陆续续还有人进来,显然正是楼下巴士里的那群人,这让楠楠心底叫苦连天。

这群人在哪开会不好?居然选在四楼,这可是自己必经之路啊,里面一群人闹哄哄的,不时诱人走到床边,更是吓得楠楠连连缩头。

这可怎么办?莫非回去,走回一楼继续在外面裸奔?想到这里楠楠连连摇头,只怕自己的体力都难以完成这么艰巨的任务了。

不过让楠楠抱有一线希望的是,显然那黑板的方向正是窗户的对面,这群人如果听课的话,就要背向自己,如果一会儿开讲了?果不其然,看见人差不多了,讲台上那瘦高个便拍了拍桌子,开始讲一些东西,究竟讲的是什么,楠楠也没心思去听,毕竟外面的阳光太热了。

眼下她注意的是,这个该死的瘦高个什么时候打算回过头去,在黑板上写字,更确切点是说,怎么能够不注意自己。

水台仅仅在四楼窗户下几厘米,楠楠此刻跪在水台上,如果从窗前爬过去的话,少女那完美的身材,细腻的皮肤还有粉红色的乳尖一对悠荡着弹性十足的巨乳,恐怕就要像在展览厅的玻璃箱展示般,被人一览无余,如果这瘦高个看到自己露出异样的表情,恐怕屋子里的几十号人一回头,自己就真的要被展览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想起自己或许要被几十人近距离清晰的看个通透,甚至是视奸,楠楠的心底却是升起阵阵奇异的感觉,仿佛是期待,甚至是有些雀跃?强迫自己压抑下冲出去的冲动,楠楠忍受着烈日的暴晒紧张的跪在窗户的一侧,借着眼角余光,向教室里面张望着,过了几分钟终于没有人再走进来,她的心也随之高高提起。

果不其然,那个瘦高个老师见人到齐了,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反正隔着玻璃,被晒得头晕脑胀的楠楠根本无暇理会。

实在是倒霉,原本在四楼水台上爬行,哪怕从楼的东侧爬到西侧,顶多也就七八分钟的时间,可没想到居然会发生这样的插曲。

楠楠郁闷的想着,却猛然发现那个瘦高个老师突然回过头去,用粉笔在黑板上写字。

咦?是名人名言!谢天谢地,楠楠眼前一亮,这句话如果写下来足有近二十个字,说明这老师根本不能回头,那岂不是说自己有机会?到了这个时刻,楠楠也顾不得许多,猛的半弓起腰,一对豪乳猛烈游荡起发出清脆的啪啪声,而她则是飞快的从窗户的这一边向另一侧爬行。

不要有人回头,不要有人回头!楠楠心中默默的祷告,少女绝美窈窕的赤裸身子完全的显露在了教室的窗台外面,里面黑压压坐了几十人,只可惜全都背向楠楠所在的窗户。显然这些人年纪都不小了,其中有几个色迷迷的中年大叔,正向着不远处穿着清凉的几个女人频频行住迷离,大吃豆腐,只可惜他们却万万想不到,如果此时回头的话,就能看到他们梦寐以求的画面,一个赤裸的红发尤物一丝不挂,撅着屁股如同勾引男人进入般从窗户外摇曳而过,而他们只需要打开窗户,跳上水台,就能搂住这绝世尤物的雪白浑圆屁股,大快朵颐干个痛快,哪里还需要这样的煎熬。

当楠楠从窗前经过的时候,心底的火焰腾的一下子疯狂灼烧起来,甚至于明知道眼下所处的危险性,却生生停顿了几秒,得意的摇动着自己雪白的臀瓣,一对豪乳左右悠荡。来呀,你们这群色男人,本姑娘就在这里,你们怎么不冲上来?不过她的目光却突然被教室里的某样物事吸引了过去,然而却只能咽了口口水,失望的爬走。

真是浪费,好好的矿泉水只喝一口酒扔掉,渴死了?眼前有些发黑,空气也忽然灼热了起来,经过这间教室仿佛用尽了楠楠所有的力气般,她只觉得身体有些发软,显然是脱水的前兆。此时的她多么渴望能有一瓶水在面前,现在如果有人给自己一瓶水的话,只怕他想要做什么自己都会答应吧?艰难的爬行,楠楠咬牙坚持着,忽然感觉到身旁的温度有异,此时她才发现,自己身旁原本粗糙灼热的墙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淡绿色的钢化玻璃,比起墙壁来,到是清凉了一些。

旧校区的主教学楼,最中央也未能免俗,依旧和许多楼房一样,从一楼一直到顶楼的外侧墙壁,都换成了淡绿色的钢化玻璃,在当时建造的那个年代,倒算是新潮,只可惜现在看起来有些老土。

舔了舔嘴唇,楠楠清晰的透过钢化玻璃,可以看到里面,居然已经到最中央的楼梯间,楼梯间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而楠楠此刻正面对巨大宽广的二并一楼梯间转台,那转台上赫然放着一个巨大的玻璃镜,里面的人影纤毫毕露,清晰可见。如果有人上楼的话,只怕要惊的目瞪口呆。

因为只要一上四楼的楼体转角,两侧并为一条的宽大楼梯转台镜子就仿佛一个巨大的屏幕,映照到淡绿色的巨大整块钢化玻璃外侧,一名美貌少女正跪在那里,一丝不挂的向里面张望,从这个角度望去,就连少女那两片粉嫩花瓣也清晰可辨,让人喷血。看到自己这淫靡的模样,楠楠面上羞红一片,谁能想到,自己居然如此大胆,就这么在光天化日之下大胆裸奔,甚至穿房越脊,一副任人观瞧的荡妇模样。

虽然微微一怔,楠楠连忙飞快的向前爬去。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不过既然走到这里,那么说自己已经走了一半的路程,这要再坚持一下,就能够到达目的地了。此时的她已经下定决心,哪怕西侧没有窗户打开,自己也要敲碎一扇,如果自己再原路返回的话,那可真的要命了。

巨大的楼梯间足有七八米,楠楠虽然加快了速度,但是因为不敢起身怕被发现,只能跪着爬行的缘故,速度倒也不是很快,毕竟自己的膝盖很疼呢。

马上就要穿过这该死的透明玻璃地带了,可是楠楠却生生止住了脚步。

没办法,因为前面有人!这巨大的钢化玻璃不仅仅是遮挡了楼梯间,就连楼梯间两侧临近的教室,也被覆盖了几个,就在临近这楼梯间另一侧的教室里,赫然有一道身影正悄悄坐着。

该死,怎么办?楠楠进退维谷间,猛然间从身旁的透明玻璃里面,那转台的玻璃上发现了异动,隐约间两个人影因为整个巨大玻璃的映照而造成光线明灭,若隐若现的浮现上来,显然已经到了三楼的位置。

管不了许多了!楠楠将心一横,却猛的发现了某样物事,立刻心念急转,将手中的薄纱打开,取出了里面的墨镜和鞋子。而下方的两个人已经走到了楼体转角处,只要一抬头就能看见赤裸一丝不挂的楠楠!22615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