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人妻女友  »  爱的N次方错爱
爱的N次方错爱

第五章(上)

我很想和晓蕴说声对不起,之后的一段时间,我明显可以感觉的到晓蕴心里的纠结和绝望,单纯如她,害怕伤害身边最重要的人,固执而决绝的从三角关系里退出。可她并不知道,在所有人里她才是最容易受伤的人。我则像是一个逃兵,在她的决绝和坚持面前,懦弱的选择了逃避。

如果当初勇敢的在一起,会不会是不同结局?

欣彤离去后,我不止一次的想起这句歌词,因为我的懦弱和逃避,伤了晓蕴,害了欣彤……我是不是真的错了?

我:你TM的到底是谁?你对欣彤做了什么?为什么她会变成那个样子?回答我!

夜魔人:现在好像是你有求于我,所以收起你的傲慢,我很不喜欢你的质问语气。

我:好,我可以收回我的质问,但是你得告诉我你的目的是什么?这个影片应该是连警察手上都没有的源文件。

夜魔人:你的问题我现在没办法回答你,等时机到了你自己就会了解。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我们有同样的目的,我和你是站在一边的。

我:哼,分明是说些无关紧要的话来敷衍我,我凭什么相信你?

夜魔人:我没让你相信我,只不过没有我的帮助,你无论如何也接近不了事情的真相。你觉得你有选择吗?

我:你说你有和我一样的目的,凡是有目的就有原因,你的原因是什么?

夜魔人许久没回应,似乎沉默了,过了一会总算有了回话。

夜魔人:有一天,如果我们有机会坦诚相见,坐下来一块喝酒,我也许会告诉你。

我:……呵呵夜魔人:你心里一定有很多疑问,时间有限,我没办法一一给你解答。我现在告诉你的事情,你要记住,除了你自己之外,不能再有其他人知道,如果你告诉了其他人,我不会再联系你,而你,就带着遗憾到死吧。

我:……好,我答应你。

我几乎屏住了呼吸,等着屏幕另一边发来的信息,虽然还不知道能不能相信这个人,可就像他说的,我没有选择的余地。

夜魔人:G大内部有一个隐秘的组织,叫地狱火俱乐部。俱乐部有15位高层成员组成,成员之间以扑克牌的序号作为身份识别。每个成员都有不同的分工,对内,他们在校园里寻觅姿色较好的女生,以劝诱、威胁、强迫等各种方式抓捕女生入俱乐部调教,一方面供他们自己淫乐,一方面要用来贿赂上面的人;对外,他们会定期举行乱交派对,邀请各界社会名流来参与。

我的震惊不亚于被雷劈到,之前隐隐感觉到G大内部的水很深,能把一个自杀事件封锁的滴水不漏绝对不是一个学校能够办到的。现在看到夜魔人发来的消息,我顿时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

所谓的地狱火俱乐部,在学校里抓漂亮女生供他们内部淫乐,还用调教好的女奴去贿赂上头的人以及结交各界社会名流,用来作为俱乐部发展的助力,毕竟运营这样一个俱乐部,需要强大的资金和权力支持。每个有权有势的人都牵涉其中,这样就形成了一个错综的关系网,没人会愿意发生些不愉快的事情损害自己的享受和利益。

原来我一直想接近的真相竟然是这样!

那欣彤之所以变成视频中的样子,也是因为……

我不敢再去往下想,体内的怒火已经像火山一样积压欲出,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让我心里充满了愤恨,而我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复仇!

我要替欣彤报仇,要让地狱火俱乐部里所有的人都受到应有的惩罚!

我:你也是俱乐部里的人?

夜魔人:能告诉你的目前只有这些。

我(强忍怒火):你明知道我和郭欣彤的关系,还要告诉我这些,到底为什么?

夜魔人:别问,我也不会说。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忘掉所有的事情,当作没发生一样安静的读完你的大学……

我:我不可能当作没发生过!

夜魔人:第二个选择是,忍辱负重,和我联手,摧毁地狱火俱乐部!当然,这个选择并不容易,也许你要付出的代价会大到你无法承受……

我(愤怒):就算我死,我也要害死欣彤的人到下面去跟她说对不起!

夜魔人(沉默一会):很好,既然你决定了就再没有退路。想报仇,就听我的。

我:好,你说!

夜魔人:你知道了俱乐部的性质,如果我要你加入,你会加入吗?

我:那个俱乐部做的都是丧心病狂的事,我怎么可能加入,去和他们同流合污做那些事!

夜魔人:哼,幼稚!你这样幼稚还想报仇,别做梦了!

我:你说什么?!!

夜魔人:想要不随波逐流,你首先要先在船上,可你连船边都不愿意靠近,还想有其他作为吗?

我(顿悟):我明白了,你是要我想办法混入地狱火俱乐部,取得高层信任,拿到相关的犯罪证据,继而摧毁他们。

夜魔人:你还不算太傻。听着,地狱火俱乐部的入门资格很严格,不会随随便便接纳新会员。想要进入地狱火俱乐部,需要得到三个高层会员的推荐。

我:我不认识里面的人,怎么可能得到会员的推荐,别说高层会员!

夜魔人:急什么,我会告诉你怎么做。过几天你们宿舍会有个人回来,提前告诉你,他就是地狱火俱乐部的高层会员之一,7号!

我(一惊):你说我下铺的人是地狱火俱乐部的7号?

夜魔人:没错,你要记着,好好的接近他,满足他的喜好和要求,如果他同意,其他两个人就简单多了。

我(无语):……

夜魔人:把他搞定,我会告诉你下一步的行动。以后我会单向联系你,不要试图追踪我的行踪,你的技术赢不了我。

夜魔人的QQ头像变成了灰色,还来不及细细查问,他就下线了。

「林南哥……哎……哎」

晓蕴用胳膊撞了我几下,我这才回过神来。身处在大一师弟师妹们的课堂上,我的脑子里还是在想着那个夜魔人的话,几天以来一直在思虑接下来该怎么做,夜魔人的话可能是真的,但也不能全信,或者他在设陷阱引我入套。就算如此,就像他说过的,我除了相信他,没有别的办法能接近俱乐部。

晓蕴几次看我闷闷不乐,喊我陪她一起上课,想和我多说说话让我开心点。

「林南哥你太过分了,答应陪人家来上课,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根本不理人家。」晓蕴嘟起小嘴抱怨。

我苦笑道:「你们老师讲的这些东西跟天书没两样,听不下去啊!除非……」

晓蕴瞪大眼睛望着我,说:「除非什么……」

「除非你让我摸摸!」我盯着晓蕴微露的乳沟和白腿说。晓蕴怕被老师发现,所以和我选了一个倒数第二排的位置,只有我们两个人在。最后一排只有一个眼睛男在我们的右后方,隔的也有好几米远。所以我也大胆起来。

晓蕴今天穿的是个米色的吊带衫和白色的短裤,她本身是偏瘦型的,偏偏胸部发育的又比较好,吊带衫和短裤穿在身上,她的身体曲线就完全显露出来了,就好像一个标准的模特一样,被吊带包裹的酥胸、性感的香肩和美腿让人看了就有想扑上去的欲望。盯着她看了几秒钟,我就有了反应,真是个小妖精。

晓蕴看着我勃起的下体,嗔怒道:「就知道你在想坏事情,就这一次,下不为例……」

我一听知道晓蕴没有生气反而允许,右手就离开课桌摸到了她的右胸上,真是好给力的手感,我第一次和晓蕴有这样的身体接触,她的奶子又大又软,虽然隔着胸罩和吊带衫,仍旧是这么柔软。

晓蕴的胸目测应该有D罩杯,我的一只手居然有些握不过来。我轻轻揉捏着晓蕴的奶子,晓蕴轻声「啊」了一声,可能是我太用力了,她嗔怪的看了我一眼,又赶忙抬头去瞟了前面的老师和其他同学,看到他们没有反应才松了口气。

我冲她微笑,左手伸到了她的背后,慢慢探进她的短裤里,手指碰到了她的低腰内裤,隔着内裤在她的股间摩擦。晓蕴下意识的抓住了我的手,轻咬嘴唇,说:「不准碰那里!」

我舍不得的看了看她内裤边上露出的豹纹,手转而向上伸进了她的吊带衫里。她的胸罩实在有点碍事,隔着胸罩摸她的大奶感觉毕竟差了些。我想去撕开晓蕴胸罩后面的魔术扣,可是摸来摸去怎么都没摸到。

晓蕴看我着急的样子,噗嗤一笑,左手手指探进胸前的吊带衫内,捏住了胸罩两胸之间的部分,说:「白痴……我今天穿的是前开扣的胸罩,扣子在这里!」

我被她说的一愣,晓蕴的嫩手轻轻一解,我就感觉抓着她的胸罩瞬间变松了,我将她胸罩前遮住奶子的部分往两边分离,只那么两个动作,我的右手就真正接触到了她的酥胸。晓蕴滑嫩的胸肉好像水做的一样,揉捏起来有说不清的柔滑感。我的手指轻轻把玩着晓蕴奶子上的葡萄,晓蕴的胸膛不住的起伏,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许多,好像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原来晓蕴和欣彤一样,身体都是这么敏感。

我揉捏了许久,满意的收回了手,晓蕴看了看周围,慌张的把吊带衫掀起,她近乎赤裸的上体完完全全暴露在了我的眼皮底下。我的眼睛盯着她的胸前一步也离不开,虽说上次和郑嘉伟、杜健一起已经在监控里看到过晓蕴的裸体,但这次是近距离的看到,和那时完全不是一个感觉。我只觉得下体的肉棒变得硬硬的,被内裤阻隔的难受。

晓蕴很快整理好了胸罩,快速的把吊带衫放了下来,她见我痴痴的盯着她,脸上浮处一抹红晕,随即深情的望着我的眼睛说:「林南哥,你以后一定要娶我。我……我的身体被你摸过了,也被你看过了,除了你我怕嫁不出去了。」

我点点头,说:「在我心里面,新娘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你!」

「真的吗?太好了!这句话……这句话我已经等了好久好久了……」晓蕴一下子扑到我的怀里。

我搂着她的肩膀,静静的享受着从晓蕴身上传来的香气。晓蕴的手不经意的碰到了我的下体,她「啊」了一声,说:「林南哥,你的下面……怎么这样……这样硬了……」

我苦笑说:「还不都是你害的,谁让你这么迷人来着!」

晓蕴噗嗤一笑,给了我一粉锤,说:「你自己想的坏事情,还来怪我,讨厌!」

我的肉棒还是硬挺挺的树立在那,实在憋的有些难受,就轻声在晓蕴耳边说了几句话,晓蕴的脸顿时变的绯红,她害羞的拉开了我的裤子拉链,褪下了我的内裤,我16公分的肉棒一下子弹了出来,吓了她一跳。

她看了我几眼,低下头,趴到了我的腿上,轻轻挽了挽落下的长发,之后她张开了她的樱桃小嘴含住了我的肉棒。

柔软香舌触动龟头的感觉像是触电一般,我的肉棒在这样的刺激下更加的坚挺了。晓蕴小心的不让牙齿碰到我的肉棒,快速套弄吞吐着,动作颇为娴熟。我的手抚摸着晓蕴的长发,在学校的课堂之上,有一众的学生在前面,更有老师在讲台上不停的讲着课,我却在享受着被誉为系花的青梅竹马晓蕴给我的口交。

紧张又刺激的感觉让我爽透了,感觉自己的精液呼之欲出,我出头抬起下身加快了肉棒在晓蕴嘴中抽插的速度。

就在这时,突然听到前面老师的声音,「最后面的那位男生,请你来回答一下我刚刚的问题!」

我身体颤抖了几下,偏偏就在这一刻泄身,肉棒都没来得及从晓蕴的嘴里抽出就直接射在晓蕴嘴里。好久没有做爱,我的精液储存的相当多,肉棒抖动了十几下,直把晓蕴嘴里射的满满的。

晓蕴也听到了老师的声音,慌张的抬起头捂住嘴轻咳了几声,迅速的把我的精液咽进了喉咙里,只是她没留意嘴角边还有一行流出。

老师把话喊了三遍,我吓的肉棒也软了,赶忙的拉好拉链站起来,抓抓头发装作刚睡醒的样子打了个哈欠,说:「不好意思,老师,刚刚睡着了,没听到您讲的……」

「哈哈哈哈……」教室里一阵哄笑。

女老师也气得脸通红,似笑非笑的瞪着我说:「真想不到我的课上也会有学生睡觉,还这没坦诚的承认。你很好!下课后跟我来!」

「啊?不是吧?」我暗自叫苦,这下可糗大了。

好在女老师没有再继续为难我,我坐下之后她继续讲课。

晓蕴还在抿着嘴,刚刚的精液她吞的太急了,貌似被呛到了,我赶忙拍拍她的背让她舒服些。好一会她感觉好些了,冲我坏笑说:「乐极生悲了吧?」

我盯着她嘴角边的那行没擦去的精液,晓蕴现在的样子实在太淫荡了,让人浮想翩翩,我指了指她的嘴角,递过去一张餐巾纸说:「先擦擦吧!」

晓蕴一惊,赶忙接过去用力的擦去了嘴角的精液,又向纸巾上吐了几口,随后几个粉拳打过来嗔怒到:「都是你……都是你……坏死了!丢死人了……」

我抓着她的手笑道:「晓蕴,我看你很享受嘛!」

「呸!你讨厌!坏人!」晓蕴甩开我的手,哼了一声把头朝向了另一边。

我忍不住笑起来,不经意的回头看到最后排的那个眼镜男一直盯着我和晓蕴看。糟了,忘记了后面还有一个人,那刚刚晓蕴拉起吊带衫整理胸罩的裸体样子,还有刚刚给我口交,不是全被他看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