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人妻女友  »  我爱的双穴霖雪屈辱
我爱的双穴霖雪屈辱

第二天早上,我起床时发现雪儿已经不在床上了,出了卧室寻找,发现她一个人坐在客厅,呆呆的坐着,不知在想这什么,我走过去从后面抱住她,揉了揉她的小屁屁,她却稍微躲闪了一下,我感到奇怪,「怎么啦雪儿?」

「潇,我刚刚接到短信,我…我老公要回来了。」

「……」

「怎么办啊潇,我不爱我的那个老公,可是现在这个样子好像是我理亏的样子。」

「没事,别急,我们暂时先不见面,然后你和你老公离婚,就说找到了比他更好的人,我出来帮你挡着。」

「可…这样你不怕别人说你吗?」

「为了自己爱的女人,这有什么关系,你怕不怕?」

「有你在就不怕。」

「嗯,那就没事,诶?话说你不爱你的老公,你们是怎么结婚的啊?我上次就问过,你没说呢。」

「这个…好吧,潇,我不告诉你是因为我害怕告诉你你会看不起我。」

「怎么个意思?」

「我和他从小是娃娃亲,父母定下来的,但是直到二十岁才第一次见面,他长得很稳重的样子,但是我并不喜欢他,因为几次交谈之后,我总觉得他很可怕,好像总是有一种狂暴被他隐藏在暗处,我就和我的父母去说,父母当然不同意,定下来二十年的亲事,现在反悔很丢面子,而且家里重男,女孩子都是嫁出去了事的,我没办法,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我去找了他。」

随着雪儿的诉说,我渐渐知道了当年的事情。

当时雪儿去找他,在农村的草垛后面,因为怕爸妈发现自己偷偷跑出来想解除婚约,只能求他,「那个,我们能不能解了这个娃娃亲?」

「嗯?为什么?」

「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很好,只是,我对你没有感觉,这样是不会幸福的,所以求你,你说的话,应该可以解除的。」

「你看不起我?」他走上前一步。

「没有,只是爱情不能强求不是吗?」

「你现在都是我的老婆,还有什么不能强求的?」他又进一步,抓住了雪儿的双肩,雪儿感觉到不对,想要离开,却已经迟了。

他粗暴的撕开雪儿的衣服,褪下雪儿的裤子,雪儿尖叫了一声,用力挣脱,却被两只手牢牢锁住,接着,他直接把雪儿推倒在干草上,坐在雪儿的身上,雪儿还在挣扎,他一巴掌打在雪儿的脸上,雪儿被吓到了,停住了挣扎,流出了泪水,强行扒开雪儿的双腿,扯下内裤,直接捅了进去,撕心般的疼痛让雪儿泪流不止,却不再叫喊,私处血流不止,那个禽兽却不管不顾,自己猛烈的抽插着,过了一会儿,他停了下来,自言自语着,「听同学说屁眼操起来也特别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他拿起沾血的凶器,对准雪儿的屁眼就再次强行捅了进去,更大的痛苦袭来,雪儿忍不住痛哼了一声,却又忍住了,只是目光中带着仇恨与不屑,那家伙完全没有关心这些,「爽!真是紧啊!果然说的没错哈哈!」

好不容易结束了,直接射在了屁眼里面,这时,他脱下一件衣服披在雪儿身上,裹着她就拽着雪儿回去,此时雪儿下体疼痛欲裂,被他强行半拖着回去,却看到那个家伙的父母投来赞许的目光,而雪儿的父母无视雪儿的眼睛,好像放下了心里的石头一般。

此时雪儿并没有说出来,因为她知道很可能就是他们指使的,时光飞逝,那个禽兽确实飞黄腾达,带着她来到了这个城市,但是自从那一次,他们名为夫妻,却从未同床,他也经常晚上不归,直到现在。

我听完后,愤怒的捶了下桌子,雪儿却反过来安慰我,「有了你,这些我都已经看开了,只要你不嫌弃我,我就不怕。」

我抱着雪儿,安慰着她,之后我离开了,让雪儿随时联系我。

两天后,雪儿跑到我家,很兴奋,我有点奇怪,「怎么啦傻妮子?事情还没解决呢,兴奋啥啊?」

「两个消息,一好一坏,先听哪个?」

「好的吧。」

「我已经和那个混蛋离婚了!额还剩下一点点手续没办完,但是已经无所谓了!」

「啊?这么快!那家伙没有刁难你吗?」

「这个就是坏消息了,我…我对不起你潇。」

「怎么啦?没事,告诉我。」

「前两天晚上他回来了,我和他说离婚的事情,他没有一点挽留的意思,还说他已经在外面找到了比我好几百倍的女人,回来也正好是要和我离婚的,但是不能这么便宜的让我走,他说他带我离开农村,给我住的地方,要我报答他。」

「他也有脸说?」

「没事的,我就问怎么报答,他说明天有个客户过来,你伺候他伺候的舒服了,就算报答完了,我知道他肯定是要我做那个,但是只要能摆脱他,我都无所谓的。」

「你怎么那么傻!告诉我,我给你想办法啊!」

「潇,我知道你爱我,但是不能什么事情都让你来抗,而且,这些旧事我不想你插手。」

「我理解,然后呢?」

「那个所谓的客户昨天早上去的,那个家伙早早的把我拉起来,让我灌肠,等弄完之后,也不让我穿衣服,就让我光着身子在哪里等,那个老板一看就是一个类似于暴发户的人,满脸肉,有点大肚子,看到我之后,眼睛就直勾勾的看着,那个家伙陪笑走上去,说今天我是他的,随便怎么玩,那个胖子从手提包里拿出了好多工具,肛塞什么的。有一条内裤,当然不是普通的内裤,只有几根绳连接的,但是在小穴还有屁眼的地方粘着两个假阳具,胖子递过来让我穿上,他也和我说,今天之后,咱们就离婚,但是前提是今天你得听我这个客户的话,满足他的要求!我同意了,把那个内裤穿了上去,两根粗粗的东西都插进去了,他祝那个胖子玩的开心,自己就带门出去了,我穿上之后也没有说话,冷场了一会儿之后,胖子说话了,」小姐,你真的很漂亮!你应该也看得出,我其实就是个暴发户,也没怎么玩过女人,就听说过,我和你老公是合作关系,他说能带我来体验一下美女,刚我看到你和你老公好像也有什么协议,这样吧,你不要太拘谨,就做一些打扰房间之类的事情,平时的家务活,我暂时就看着你就好,咱们聊聊天好吧?「

我没想到这个老板这么好说话,就按照他的指示打扫起房间来,但是走动过程中,给我的刺激实在太大了,我的小穴和屁眼都流出了淫水,也和那个老板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我知道了他是一个外地老板,因为生意认识了我那个丈夫,从他的字里行间,我感觉他不像一个暴发户,更像一个朴实但是很精明的商人,也是真性情,我趴在地上擦地的时候,屁股对着他,他也坐在我旁边的地上,看着我屁股里面两根棒棒,说我那里好漂亮,我听的出,他是真的在赞赏,更多的带有欣赏的感觉,我奇怪,就问他是不是这一天都是这样,给他看看就好了,他义正言辞的说,当然是不行的,看到了这么美丽的尤物,当然要尝尝味道,但是他说不会逼我,如果真的不想,给他摸一摸,用手指玩一玩也行,我想了想,答应让他干一次,但是只能插屁眼,小穴是属于我爱的那个人的。他赞成我的提议,我们就这么聊着,上午就做了些家务,因为插着两个阳具实在是快不了,我在擦地的时候两个洞洞都在流水,所以擦完前面屁股下面又全是水了,只好回过头来再擦,中午随便吃了点东西,我说好累,想睡一觉再陪他过完下午和晚上,他同意了,但是希望我不脱下内裤,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等我醒来已经是下午四点了,我看到那个老板正在摸着我的臀沟,一阵阵滑腻的感觉冲击着我的下体,看来我睡的时候这两个洞也没少流水,老板看我醒了,就问我是不是可以开始了,我点头同意之后,他就吃了一颗药,他说很抱歉,自己坚持的时间不长,所以会吃点药,我说没关系,就开始脱掉自己的那个内裤,他也开始脱衣服,当我把两个阳具都拉出来的时候,发出了啵的声音,感觉好舒服,同时更大的空虚袭来,我知道马上我的屁眼就会被操,所以我又把一个假阳具插到我的小穴里面,这个时候老板已经脱光了衣服,鸡巴挺立,看到我自己插自己的小穴,立刻抱住我的双腿,把我的屁股拉到鸡巴面前,屁眼因为一直插着假阳具的缘故,还一张一合,像是在呼吸,那个老板忍不住了,直接插到我的屁眼深处,我这个时候两个洞都被干了,再次的充实让我快要发疯了,只能喊着,「快!快干我!快干我屁眼!」

老板扭动着自己的腰,开始疯狂的干我,每一下都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一定是屁眼淫水流的太多了,可是老板刚插了十几下,鸡巴就开始抽搐起来,此时他的鸡巴还在我的屁眼最深处,就直接射了出来,我感觉到屁眼深处不断有滚烫的精液流过,老板射了十几秒,射了好多在里面,「对不起啊,一般我就是这个速度,但是今天吃药的,你等一下就好。」

「没事,老板,不过等一下是什么意思?」

「我那个药生效比较慢,我又射的太快了。我的鸡巴就这么放在你的屁眼里吧,等下就可以了。」

「行。」我开始蠕动自己的直肠,想把精液排出来,除了潇你的精液,其他的人我都不会让他们把精液留在我身体里面。等我快要排出去的时候,我感觉到老板的鸡巴正在变大,变得比之前还要大,他知会我一声,药效开始了,就开始了抽插,这次完全没有要射的意思,在我的屁眼里面进进出出,之前射在里面的精液都被操了出来,形成白沫,之后老板又换了好几个姿势,像我趴在床上撅起屁股让他操,还有我坐在他身上他不断往上的操,还有我半跪在床上,他从背后操我屁眼,这个姿势他说我的屁眼更紧了,但是不管怎么紧,老板就是没有射的样子,不知不觉我就到了高潮,而且是小穴和屁眼一起的高潮,老板的大鸡巴被挤出来,屁眼喷了一片淫水在鸡巴上,老板停了一会儿,就再次爆操我的屁眼,此时我已经没有力气去自己套弄前面的假阳具了,老板接过手,开始帮我插小穴,在他手上,假阳具和大鸡巴配合的更加默契,同进同出或者一进一出,我只有躺在那里被老板一顿猛干,不时的呻吟会让他加速,只是一直没射,我记不清我高潮了多少次,只是干了大概有一个多小时,老板停住了,他太累了,都动不了了,他告诉我他感觉快要射了,我勉强爬起来,扶着他的鸡巴坐了下去,每次大鸡巴都顶到我屁眼最深处,拔出来的快感更为强烈,我又套弄了好一会儿,老板终于射了,比之前射的还多,老板却感觉很精神,没有虚的样子,我感觉屁眼充满了精液,老板说让我拉出来给他看看,我就直接拉在了床上,真的好多,一大滩白色,休息了一会儿之后,老板似乎回复了精力,要和我一起洗澡,我们到浴室之后,老板的鸡巴再次昂扬,老板说玩个游戏,他从后面插着我的屁眼,然后我们两个人继续洗澡,前提是不准拔出鸡巴,火热的鸡巴再一次顶进了我的屁眼,老板说我的屁眼特别好,相当于被干了一白天,还是那么紧,我们开始洗澡,老板真的没有操我的动作,开始洗澡,但是我想拿沐浴乳的时候,却够不着,只好慢慢往前挪动,屁股紧紧的夹着,害怕动的快了,鸡巴直接出去了,最后,老板的鸡巴只剩下一个龟头被我紧紧夹住,拿到沐浴乳之后,就慢慢的插回去,老板爽的呻吟,又一次忍不住,拉着我的手就开始干起来,又把我操到了高潮,我两腿一软,差点跪在地上,不一会儿,我就感觉到鸡巴的抽搐,但是却没有精液,老板告诉我说这个药的药效到了,拔出大鸡巴之后,鸡巴就很快的软掉了,他恳求我让他亲吻我的屁眼,让他用舌头感受,我只好答应他,他跪在地上,用手扒开我的屁股,灵活的舌头不断的顶,舔,旋转,屁眼最敏感了,我被他舔的好痒,不得已把屁股凑过去,想让他舔的更深,一番舔弄之后,我又一次高潮,也是因为高潮一次之后,后面的高潮会来的容易。我喷出了淫液,他笑着说很香。

之后我们穿好衣服在客厅聊天,我提醒他,「我那个所谓的丈夫不是好人,您要是和他做生意,可要小心一点!」

「我知道,多谢提醒啊,对了美女,你觉得刚刚的药怎么样?」

我红了红脸,「很厉害,怎么了?」

「哈哈,这个是我儿子开发的药,没有什么副作用呢!」

「您儿子?」

「是啊,唉,该叫儿子还是女儿……唉……算了,不提这事,多谢你啦,今天我真的是舒服了。」

「不用谢,之前就说好的嘛。」

等我前夫回来,老板说他很满意,那个混蛋也答应离婚,本来想当时就告诉你的,但是被老板实在操的太累了,所以就睡了一晚上,今天来找你啦!「

听完这么一长段故事,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我紧紧的抱着雪儿,「雪儿,我会疼你一辈子的,相信我。」

「嗯,我知道的,就是以后那个房子不是我的,我没地方住了,住你这里好不好啊?」

「啊?」

「啊什么啊!不愿意我就找别处去住!」雪儿撒着娇。

「当然欢迎啦,雪大小姐入住,我一定欢迎!」

「嗯,等下我就把东西搬过来。」

「对了,你那个老板叫什么你知道吗?」

「他没仔细说,就说姓欧。」

「欧?有这个姓吗?」

雪儿不知道,我也没有追问,只是觉得那个药在一定程度上很像当时欧阳给我放到雪儿屁眼里面的那个药,只是大小不同,而且药的主要作用也天差地别。

只有等以后再知晓了。

在我家住了一段时间,我和雪儿越来越两个人在一起的日子,一天雪儿突然和我说,要回老家去看看,我不以为然,那样的父母,还回去看什么。可是雪儿坚持要回去,她说不管怎么样,都是她的父母,回去看一看,以后也就没什么遗憾了。我最终同意了,也同意和她一起回去。就是不知道雪儿老家到底会发生什么了。

回家前,还接到了欧阳的电话,问我雪儿最近有没有时间,说有事情问她,我说明近况,他也只好等我们回来之后再说,我问他要问雪儿什么事情,他支支吾吾的,不肯告诉我,于是我就带着莫名其妙和雪儿一同回到了乡下老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