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都市激情  »  真实的听房与偷窥
真实的听房与偷窥
先声明,这些都是无意中遇到的,并非刻意而为,大家请口下留德,不要谩
骂和人身攻击,更不要对号入座。

  我几次听到和窥见别人作爱,虽然有犯罪的感觉,但是别有一番刺激意味。
我现在把它写出来,与大家分享奇遇。文笔不见得好,贵在一个真字——不要问
我从那里听到和看见的。

  我最初住的地方,条件比较差,房子不隔音。住的大多数是年轻人,经常有
异性出没。隔壁就是一个男生在自己住。那是个夏天的晚上,大约10点多吧,
我躺在床上有点迷糊,还有个同屋住的朋友在桌子旁看小说。一会儿就听见隔壁
有人在轻轻的"啊","啊"。。。。我那时还不知道,心想谁啊干吗呢。不理。
接着困。不对啊,怎么"啊啊"的声音越来越重啊,还很有节奏。终于听到清晰
的对话:男:"舒服吗?"女:"舒服。。。。用力"

  接着是女的拖长的细声"啊————————-="

  我明白了,那对男女是在干那话儿!登时脑袋轰的一声,一片空白。全身僵
在那里,血一股股的往身上涌。人已经站在地上,脚却象踩了鱼鳔胶,再也动不
了半步。

  那女人叫的精彩啊,时而曲折婉转,时而高亢悠扬。绕梁三日,余音不绝。
你可以从那女人的叫床声中听出那男的用力的轻,重,快,慢。男的缓慢有力,
女的就是粗重的喘息和和着动作的沉重的"啊";男的快速轻捷,女的就是憋细
了嗓子的悠长的"啊——————不知道过了多一会,两人进入佳境,如鱼得水
一般,配合默契:那女的指挥那男的一会上,一会下,一会快,一会慢,男的不
说话,就是动作,女的大呼小叫,比如:"我快不行了," "累死我了""快
-快-快-快————"又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女的崩溃了,直着嗓子叫:
"我不行啦!插(三声),插(三声),使劲插(还是三声)使劲插—————
———————————————————————————————-"声音
嘎然而止,结束了,女的还问了句"啊,我完了,你也不行了?啊,你射精了。
。。。。。

  良久,我回过了神,再看我的同屋的朋友,一个北方大汉,贴在墙边,成了
化石,一动不动。。。。我叫他,才风化,散在椅子上。。。。。。

  卫生纸被用了好大一截,我两执手相看泪眼,无语凝噎。。。。。。。

                 二

  看情况,好象那是一对学生,那女的是趁着放假,好象是五一了,来看男朋
友,结果就有了上面的一幕。

  开始那女的不知道房子不隔音,放开了嗓子可劲儿的叫,叫的那个刺激啊,
还有些激情的对话,可惜时间有点长了,现在都忘掉了。

  之后,他们还有若干次**,不过好象已经注意到房子的问题,也许是男的告
诉她了,女的就不怎么说话了,只是沉重的喘息,只有在颠峰的时候才乱叫,不
过也不是家乡话了,而是标准的普通话,哎……美眉已经放不开了……

  我们只好欣赏的叫床。

  说实话,那女的叫的不错,一个简单的“啊”,就被美眉表现的丰富多腔,
淋漓尽致,有时快,是一连串的“啊啊啊啊啊啊……”,间隔很短,不仔细听,
还以为是一个字的“啊”——不知道那位老弟的动作是不是跟上了这个节奏;有
时慢,是一个“啊————”字,一口气憋的很长,声音从丹田发出,沉重有力,
我们都能感受到美眉受到那份的力量,那男的想必是在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千钧
发于一端;有时这个“啊”字音很高,很细,如钢丝一般,从高空中传来,极悠
远,说不定已经魂飘九重天外;有时是很低且有气无力,可能已经崩溃或者是高
潮后的余波荡漾……

  还有的时候,“啊”字从高到低,又从低到高,蜿蜒曲折,左拐右转,直是
曲径通幽!千言万语,描述不尽一个“啊”!真是怎一个啊字了得啊……

  每每此时,我和朋友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被施了定身法般作泥雕木塑状,
一直僵到那对宝贝结束……

                 三

  这次主人公们是另外的一对。

  在我听到之前,这对主人公们已经做了一回,声音之大,令人砟舌。不过可
能以前次数不多,所以很快第一次就结束了。大约是12点半吧,两个人开始说
话,商量一些生活中的琐碎的事情。不知道多久,男的开始写信,女的在打盹。
字串5本来以为没有动静了,哪知道男的写信写完了,又开始和女的说话,听声
音,都很年轻。开始声音很小,听不清楚,是呢喃的耳语,很亲热,也很撩人,
估计是风情话。一会声音大了,还是不清楚,但是可以肯定是男的在向女的求欢,
因为女的声音软涩丽蜜,时不时的夹杂着一两声腻笑;男的声音低沉,温和平静,
好象知道女的不会拒绝一样,不屈不挠的坚持请求。

  俗话说:少女少郎,情色相当。一会,女的坚持不住了。那边就有了动静,
是床被的掀动的声音,还有床的不规则的嘎吱声。

  开始男的动作很轻柔,声音不大,女的还不时在调笑他,还说了句挑逗的话
:“小老鼠要打洞”,很动听,也很色情。好象男的被调动起来了,动作节奏均
匀,女的是轻轻的“啊,啊,啊……”

  由于听了不少,不觉得有什么异样。那知道一会就有了变化。那男的开始用
力了,女的开始声音大了,好象身体失控一样,不知道自己将要被带到那里去似
的,有惊慌,有快乐,两厢混杂,莫辨其是。一声高于一声,高到了顶点又低了
下来……低下来的时候,床板震动加大,声音又高上去……隐约能听见男的喘息,
两个人和着节奏,女的叫,男的喘,间或床板的嘎吱声……

  时间象流水一样流逝,周围很静,男女的声音很清晰。

  终于,两个人可能快到了,女的叫的急促而且喘气粗重,拉风箱一样,男的
也开始叫床,喉咙里发出了“呃呃”的低吼,床板的嘎吱声也相应的剧烈了……

  刹时,云收雨散,床上响起了杂乱的声音,女的开始嬉笑和说话,男的只应
一两句,反驳着什么,就听清楚了一句,女的撒娇着说:“……本来……,就是
嘛!……简直是强暴”,带着满足;男的抱怨似的开玩笑说:“你们这些女人啊,
被干舒服了怎么都行……你们这些女人啊……”(略带口音),哈哈,我听了差
点笑出了声,哈哈。

  一看结束了,我也去睡觉

       

[ 本帖最后由 黎明前的黑暗 于 2008-10-10 17:11 编辑 ]我也碰到过这样的事情,以前租住过全木结构的两层楼房子,住在楼上,基本一点动静就能感觉到。房间之间只是一层2公分的木板,记得我在午睡,睡梦中被隔壁的木头的吱咖声吵醒,刚开始还不知道是什么,听了一会有节奏的声音加上女的叫床声,才知道是那回事,本来对当时还是处男的我已经很刺激,没想到被下面的敲门声和男子的叫喊惊醒,后来才知道下面敲门男子是那女的老公,门被反锁了.隔壁房间并没有停工作. 反而加大力度.一阵狂风爆雨之后.那奸夫慌乱中爬出窗.爬上二楼的檐口从我的房外经过.从另外的楼梯逃了楼主,你可真懂得享受生活啊!自愧不如。实在是佩服。看起来都觉得很刺激,想想听起来肯定更动听了吧!
这些人的女朋友还真放得开啊。不错的真实听房,想象空间真的让人马上射出以前我也在出租房内住过,那种城乡结合处盖得出挨租房,一间挨一间,每家都有好几层楼,房子都不隔音,而且门是那种铝合金的薄门,运气好的时候隔壁住上小两口,您就享福了,夜里经常让你热血沸腾,睡不好觉,跟楼主总结的一样,可惜现在有了自己的房子了,不会再有那种美好的回忆了。我怎么没遇到这种好事.下次找房时注意下.其实说真的,我还真希望能住楼主那样的房子哦。好幸福!有这样的事情,生活真是太美好了,真有耳福!看上去像是一篇流水账。楼主语言风趣幽默。看来别有一番风情。也想起当年在大学边一边听着隔壁叫床,,一边和女友XX的经历。